上海卡图代怀孕网

代孕套餐 当前位置:首页 > 代孕套餐 >

代孕合法化:身为女性我想说点什么

来源:http://www.cardblue888.net   时间: 2019-01-26 15:39:56   

  代孕合法化:身为女性我想说点什么

  一

  我似乎每天都沉浸在黑暗中,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也或许这里本就是我的家。奇怪的是,这里有许多的姐妹,常常列队在一起,打饭、干活、洗漱,但精壮的男子却都是教官,为什么他们不是我们的兄弟呢?

  属于自己的格子特别狭小,一张只够翻半个身子的硬床板倚在墙角,一个尿盆放在床下,每天起身下床几乎不敢伸懒腰,生怕不小心就摸到了隔壁姐姐的屁股。

  你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叫DY2017,年龄?这个没人和我说过,除了冷漠又暴躁的男教官,其他人很少说话,包括姐妹间也是如此。我们很少说话,源于我们头脑懵懂,不知该如何表达。教官们倒是经常训话给我们听,在很小的时候教官对所有姐妹都十分厌恶,非打即骂,讥讽我们无能无用。但逐渐地,当其中有人个子变高,胸脯渐长,他们才开始慢慢交流起耐人寻味的眼神,这时候我们的生活又加入了一项新的内容:每天晚上睡觉前和清晨起床都要列队脱掉裤子进行检查,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所在。

  直到真的有姐妹因为这项检查被留下了,男教官眼里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的光,据说,通过检查的女孩都过上了好日子,有了更大的格子间,有了五颜六色的食物,甚至于不用再劳作。姐妹们开始蠢蠢欲动,争先恐后地在检查时表现自己,教官们似乎很受用,检查的内容开始仅仅从脱裤子看内裤,发展到摸摸我们的胸脯,捏捏我们的屁股,甚至有时在半夜我们还听到有隔壁间格子门打开的声音......

  终于有一天,我在检查中被留下了,我发现自己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于今天的表现并不卖力,因为我似乎生病了,腰酸背痛,甚至内裤上还有斑斑血迹,我是要死了吗?难道之前的姐妹们也是得了绝症吗?

  教官今天对我格外温柔,他单独把我拉到一边,耳语道:“DY2017,你这颗小果子终于成熟啦,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养了你这么久,回报的时刻终于到了。来让我最后摸你一把!”说着他的手又熟练地伸进了我的上衣。

  我还在愣神中,另一个男教官进来,压根儿没注意到我们的动作,开始核对资料:“DY2017,年龄14岁,初潮日期XX年X月X日,已初步具备代孕条件,转移至D区进行孕前准备......"

  代孕合法化:身为女性我想说点什么

  二

  “和你说话呢,装什么睡!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女娃,真是天要绝我张家!”朦胧间,被一阵嘈杂声吵醒,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云里雾里,这边就被父亲教育上了。

  “对啊,佳佳,你爸和你大伯说得没错。你看看你都28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结婚生子更是遥遥无期,堂哥堂嫂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求咱的嘛,你闲着也是闲着,趁着身强力壮,帮他们怀个孩子,也算是你替妈妈为张家列祖列宗尽孝赔罪了。”母亲语气温婉,轻轻地拍着我的手劝慰道。

  沙发上大伯眉头紧锁,眼睛微闭,不知道是不是和我刚才一样神游在外还是真的在思考什么对策,伯母坐在一旁瞪了沉默地老公一眼,终于耐不住开口了,:“弟妹啊,说‘求’你可就言重了吧,他们张家数来数去可就我膝下张志这一根儿独苗儿,怎么说现在这事可是关系到张家香火。张佳,要婶婶说,你个女孩子不要太自私,早晚都要生娃娃,先给自己家生一个有什么不好!像你妈刚才说的,这是给你们赎罪的机会,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婶婶也不亏待你,不是白白代孕一场,按照市场价,你给你哥你嫂子打个折扣,咱明儿就去医院体检!”

  “妈,咱、咱还是听听佳佳的意见...不、不急于一时..."嫂子刚开口,就被张志狠狠拽了一下。伯母一听嗓子一尖:“你还有脸替她说话?!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不中用!我生下张志威风了一辈子,到老还要为你奔波求子,你要是能生下个大胖小子,我至于在这低三下四的求人吗?没用的东西!”

  她这一声厉叫,让我刚刚像要清醒起来的脑袋再一次陷入了混沌,这是一个什么世界?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是男孩我有罪?我凭什么要为别人代孕,就因为我有子宫?28岁没结婚生子就是愧对祖先?我努力想睁开眼看看自己是不是穿越回了明清时代,身上套着“旗装”,头上顶着高髻还摇摇晃晃地踩着“花盆底”。

  代孕合法化:身为女性我想说点什么

  三

  我一直以为上面的梦中梦不过是一场可笑的臆想,却不想在今天被关于“代孕合法化”的讨论惊醒了所有器官,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也遗憾讲不出学者的大道理,但至少我是一个女性:

  我不希望有一天我的女性家人、朋友、女儿或者我自己只是出门买一瓶酸奶的工夫就此消失不见,被套上麻袋拐卖成为代孕工具,暗无天日,生不如死;

  我不希望有一天所谓“代孕合法化”成为了“定制男婴”的同义词和“拐卖妇女”的保护伞,让每一个怀孕的妇女提心吊胆,生怕女儿出生受苦,沦为工具;

  我不希望有一天我的子宫或主动或被动的成为了别人甚至我自己的交换砝码和被害根源,任何市场供需缺口和杠杆理论都无法解释将属于我的任何器官售卖和无偿租用;

  我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当女性真的代孕后,将要面临与孕育婴儿此生永别,无关无联的牵挂和痛苦,也无法想象一旦婴儿在孕育过程中出现残障和意外,双方的反应和决断,甚至以我浅薄的知识更无法推断这其中将会涉及到的关于法律、经济、道德伦理等多方面的纠缠和博弈。

  我相信自己的国家,相信社会,相信制度,相信专家,但同时我也相信人性。人性的至善和至恶我都笃定不已。我很怜悯那些无法孕育孩子的家庭和父母,包括同性恋者,但并不认同以此作为推动“代孕合法化”的依据,试管婴儿、领养孩童等等方式早已存在,这条路绝不唯一。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女性,我希望更多人能够深入思考“代孕合法化”在现阶段中国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而女性的自我认知首先是建立在一个“人”的基础上,尊重我的人格,尊重我的身份,尊重我的天赋人权,如果我们为了保证所谓血脉正统,不如去像整容或者移植一样试图去实现人工子宫的功能,而由母亲甚至父亲去代孕,是不是更符合伦理道德?而在这个问题的讨论中,是否也该加入对于代孕女性能否再被婚恋期间的男性和家庭接受等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呢?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代孕合法化”真的能够顺利平稳的实现,或者我们找到了更合适的解决社会生育需求、女性权利、两性平等等矛盾的方式方法,然而我们都不应该忘记今时今日的讨论、愤怒、慌张和失望,归根究底,我们的期许是社会进步、民智开化、男女平等,而不是在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承担社会家庭责任的同时再次沦为可悲的工具。

  最后,引用卢梭的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常困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人的主人,反比其他一切人更是奴隶。


上一篇:最靠谱的避孕方式,安全套竟然排到第三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上海卡图代怀孕网
top